“呃……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作你上次差点撞Si我和我的狗的补偿,这个交易不赖吧?”

    克里夫再次惊讶:

    好一个咄咄b人的强势少nV,她看出他想要婉拒的意图,便直接甩出让他哑口无言的谈判话术来。

    真是个不留情的少nV,很聪明,但也让克里夫觉得危险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克里夫希望这样的少nV不要和自己的家人见面,特别是他的两个儿子。

    少年Ai美少nV,这虽是情有可原,可是这位美少nV不是个善茬。

    他可没有自信自家那两个被丽莎溺Ai出来的孩子能够招架得住这种nV生。

    克里夫庆幸还好现在家人不在家。

    他就那样一个人拿着许多的东西回了家,连伸手掏钥匙的时候,少nV都是旁观着,连礼节X地提议帮一下他都不开口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作你上次差点撞Si我和我的狗的补偿,这个交易不赖吧?”

    克里夫再次惊讶:

    好一个咄咄b人的强势少nV,她看出他想要婉拒的意图,便直接甩出让他哑口无言的谈判话术来。

    真是个不留情的少nV,很聪明,但也让克里夫觉得危险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克里夫希望这样的少nV不要和自己的家人见面,特别是他的两个儿子。

    少年Ai美少nV,这虽是情有可原,可是这位美少nV不是个善茬。

    他可没有自信自家那两个被丽莎溺Ai出来的孩子能够招架得住这种nV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