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后,克里夫盯着天花板发呆。

    少nV正浑身ch11u0地躺在他的臂弯里,他也同样浑身ch11u0。

    身下的床单已经凌乱得不成样子,衣服杂乱地被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太yAn已经从窗台的另一边移到另一边。

    他听见窗外一辆辆飞驰而过的车子的声音,那是他们正要归家吃晚饭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我不该这样。”

    良久,克里夫艰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妻子,她是个好人……你知道吗,她的前夫对她不好,据说有XnVe倾向。

    “遇上我之后,她告诉我她认定只有我能拯救她,我觉得她很需要我。后来,我和她结婚。我并不是全然为了钱。

    “她一直是个温柔的母亲,她很Ai两个儿子……

    “我对不起丽莎。”

    少nV静静地听他说完,接着,不屑一顾地扬眉道:

    事后,克里夫盯着天花板发呆。

    少nV正浑身ch11u0地躺在他的臂弯里,他也同样浑身ch11u0。

    身下的床单已经凌乱得不成样子,衣服杂乱地被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太yAn已经从窗台的另一边移到另一边。

    他听见窗外一辆辆飞驰而过的车子的声音,那是他们正要归家吃晚饭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我不该这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