莉莉萨捏着刀片,在伊利亚的大腿内侧划着。

    一阵锐利的刺痛,仿佛寒风刺骨。那把刀片穿透皮肤的瞬间,疼痛如cHa0水般涌来,他的身T瞬间变得紧绷。

    这不是简单的疼痛,而是一种刺激神经末梢的剧痛,让他几乎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细细的刀片将皮r0U划开一条直线,疼痛从那条直线蔓延到皮r0U之下,让他心脏和身T一齐发痛。

    他额角布满细汗,想要挣扎着逃离,却忘记了自己方才被莉莉萨绑住了,哪里都逃不到,如同蜘蛛网上的猎物,无用地扭动着将Si的身躯。

    刀锋留下的伤口传来灼热感,随即是一阵刺痛,就像是有无数微小的针尖在皮肤上舞动。

    他能感受到刀片划过的每一寸皮肤,每一根神经都在向他传达着这种剧痛。

    疼痛不是均匀的,而是一阵一阵的,如同电流般在他的身T中游走。

    每一次心跳都像是在激发伤口的疼痛,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鲜血从划破的皮肤渗出,伴随着一种铁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大腿肌r0U流下,温热的溪流在皮肤上潺潺流淌,他甚至能听到血滴在地面上的滴答声。

    在极致的折磨之间,他无端地联想起某部电影里的情节:那好像是部黑白电影,一名理发师就那样用老式剃刀,割了闭着眼睛等候剃须完毕的客人的喉咙。

    莉莉萨捏着刀片,在伊利亚的大腿内侧划着。

    一阵锐利的刺痛,仿佛寒风刺骨。那把刀片穿透皮肤的瞬间,疼痛如cHa0水般涌来,他的身T瞬间变得紧绷。

    这不是简单的疼痛,而是一种刺激神经末梢的剧痛,让他几乎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细细的刀片将皮r0U划开一条直线,疼痛从那条直线蔓延到皮r0U之下,让他心脏和身T一齐发痛。

    他额角布满细汗,想要挣扎着逃离,却忘记了自己方才被莉莉萨绑住了,哪里都逃不到,如同蜘蛛网上的猎物,无用地扭动着将Si的身躯。

    刀锋留下的伤口传来灼热感,随即是一阵刺痛,就像是有无数微小的针尖在皮肤上舞动。

    他能感受到刀片划过的每一寸皮肤,每一根神经都在向他传达着这种剧痛。